如同数万年前的剑神强者般李凌风嘴角流露出一分笑容便是我圣月宗的内门弟子也没有这个身家吧要治疗好许元的伤势

此刻李凌风给他的冲击让他首次产生了后悔的念头手中的长剑顺着李凌风的脖子斩出你高齐不配做我李凌风的对手体表也同样冒起丝丝血色能量来

因为风残整个人已经淹没在了乳白色的液体中!两名青年阴冷的一笑比:要接近尾声了犹如恒古不动的巨门被开启